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比奇读书 >> 解甲 >> 命稿

阿杼还记得她与阿镜初识的那天。

钟离一族,以织法入命,而其中又数女子最有天赋。族中书写命稿的老人判定她天资最高,唯岁运压日、恐伏吟之命。最终,她被赐名为杼,寓意穿梭往复、编织未来的人。而那个与她同场、比她年长一岁的女孩则被取名为镜,寓意安放在屋瓦之下、妆台之前、不染纤尘的存在。

那一刻,她便明白族人对她二人的期许是不同的,或许她注定要肩负责任、在奔波辛劳中成长,而镜则会无忧无虑、平安快乐地老去。

然而命稿书成的结果,却往往不以人们的期许为转移。这一点,她是很多年之后才明白的。

彼时族中人丁并不兴旺,同年龄里男孩子多些,女孩子只得她和镜两人。从她记事起,她便和阿镜关系最好、走得最近。镜个性爽朗、爱哭爱笑,而她向来内敛、似乎天生便没有脾气,就连斥责的话也说得温和。她能同镜成为最亲密的挚友,是因为她们是族中唯一可以彼此分享秘密的人。

秘密,是关于梦境的秘密。

她们常在夜晚聚在一起,挑灯将彼此的梦境记录在一本册子上,阿镜常叫那本册子“梦谈”。

她和阿镜并不相似,就连梦境的内容也大相径庭,唯有喝酒是相同爱好。少时黄昏日落前,她们便会相约一同出山去偷酒,长大后也会挽着手一同去打酒,风雨无阻、岁岁如此。

但这样的日子终于还是到了尽头。

这一切都开始于那个可怕的梦。

那与其说是梦,不如说是地狱之景、一切的终结。梦中山火呼啸、河海沸腾,焦土遍野、瘟疫横行,男女老少都沦为奴隶,而王座之上端坐的魔鬼无时无刻不在饮血啖肉、放声尖啸。

她动不了、醒不来,只能在无尽的绝望中哭喊,终于梦境开始下沉,她穿过破碎的山河与层层叠叠的时光,最后落在一处院子里。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站在荒凉的将军府后院中,一名身穿黑衣、头发高束的女子正在月光下缓缓走来。

她的目光落在对方手中的那条带子上,突然明白了什么,奋力向她冲去、想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那女子却在下一瞬消失在了原地。

她再次醒来,已是七日之后。

她不知道这七天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觉得族中人人自危,而阿镜也不见了踪影。

族中威望最高的姑母亲自守在她的床前,询问她梦境中的内容,随后告诉她:她要代表族人出使霍州,将那条带子连同梦境中预言的事情告知沈家氏族,寻求所谓的救世之法。

年轻的阿杼并不情愿做这件事,她不明白为何如此沉重的职责要落在一个不足百户的家族之中、甚至是她一个不过十几岁的女子身上。但她的姑母告诉她,只有这样做了,她日后才能与族人相守、才能与阿镜相见。最终,她偷偷在梦谈杂录的最后一页画下了梦中女子的样貌,期盼着有朝一日能与阿镜分享一二,随后接下了姑母的嘱托,孤身一人带着那条织锦前往北地寻求昔日盟友的帮助。

然而她与钟离家都不知道的是,过往数十年间,沈氏早已独霸霍州内外,他们在扩张中尝到了甜头、知晓了神明的秘密,滋生出了凡人难以想象的可怕野心。

沈家家主沈石安同她说起了异史同贞的故事,希望她能将预言中人的线索尽数与他分享,并暗示所谓恶神并非不能为我所用,若是结盟便可获得永生的褒奖,取代赤州人供奉了数百年的神明,成为这片大地上名副其实的王。

即便已经改姓钟离,但她没有忘记过族人传承的信念,更没有忘记族中长辈赐名于她时寄予的期望。年轻如她,根本不知何为权势与欲望,只凭着一颗赤诚的心做事。她拒绝了沈石安,从此转动了开启噩梦的锁匙。

沈石安假意接纳了她,实则决计不能允许一切的隐患存在,暗中将关于预言的事情报给了天家。沈石安反复向她试探预言的细节,终于引起她的警惕,在穆尔赫封城的前一刻,她从祖宅的密道跑出,躲过沈家的看守、独自逃出了霍州。

她迫切期盼着能早日回到家中、回到家族的庇护中,一路上忍饥挨饿、小心隐藏着行踪,行到赤州边界时才敢在过路的驿站讨了一口茶喝。然而就在她喝完那碗热茶的一刻,她听到了路过的兵卒收兵时的闲言碎语。

沈家为表忠诚,彻底出卖了曾经的朋友。帝王夙印因方士言说对前朝之事很是忌惮,更无法容忍污蔑王之正义的存在。为抹杀这则虚无缥缈的预言,钟离一族被屠杀殆尽,昔日避世的小村庄从此成了连路人都不愿经过的埋骨地。

她不敢相信、不亲眼见到一切便不能说服自己这一切已成定局,她冒着死亡的危险想要重回钟离,却力竭落入山崖之下、被过路的将军救起。她这才明白,当初姑母选择让年幼的她去霍州是有原因的,或许从那时起,她的家人便知晓了自己命运的终点,而她却直到此刻才看清这一切。

没有人知道那个一身黑衣、头发高束、手中握着一条带子的女子是谁,更没有人知晓她与那则灭世预言之间的关联。但她可以等,等到有人可以为她解答的那一天。

她坚信,只要她一直守在那个地方,一定能够等到那名女子出现的那一天。

她孤身来到朔亲王府上,将家族的秘密深埋心底,期盼着有朝一日,那预言中的人早早现身,她便可以从这无止境的诅咒中脱身出来、将那救世的虚无职责卸下肩膀。

也许是上天怜惜她的境遇,又许是她的命稿中合该有此福德。阿杼没有想到,在将军府上的日子竟会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她的哥哥们待她如亲妹,老将军与夫人也将她视如己出,她们将她当做寻常女子一般照料呵护,差人教她弹琴书画、骑马射箭,为她千里寻姻缘、觅得一桩两情相悦的好婚事,最后亲手缝制锦绣嫁衣、送她上了通往锦绣前程的花轿。

渐渐地,年幼时的一切像褪去的潮水一般远去。沐浴在白日的阳光下,她常常忘了自己血海沉浮的身世与家仇,恍惚自己便生在这个温馨宁静的大院里,有慈爱的父母、温厚的兄长、过不完的悠长岁月。可到了月光入窗的时候,她便会想起黑夜里呼号惨叫的族人、姑母最后对她字字泣血的嘱托、和她隐姓埋名换来的苟且偷生。

她的心长久地被撕裂,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说服自己:或许和将军一家在一起的日子才是她真实的人生,而那些挥散不去的黑色回忆只是她长久以来的一个噩梦。

只是她没有想到,沈家没有放过她、更没有忘记当初的预言,昔日噩梦卷土重来,直至雨安将她再次拉入一场难以醒来的迷梦。梦中她孤零零地守着一处空院子,恍惚看到了一个面黄肌瘦的女孩走进了那处院子,怯生生地把怀里的梨递给她吃。她看到那女孩一天天的长大,脸庞渐渐变得熟悉。但她已无法分辨,这种熟悉究竟是因为朝夕相处的那些岁岁年年,还是因为她曾在另一个遥远的梦境中与她相逢过。

如今梦醒时分,那团笼罩在她眼前的白雾终于散去。她这才明白:原来预言中的女子早已出现,甚至与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那么多年。

命运之可悲可叹可笑,在于身处其中而不可窥其全貌。病时不知富贵,乐时不知烦忧。

当初离开家的时候,她还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烦恼于姑母的嘱托、以为自己月余过后便会回去,连告别都那样匆忙。

如今她终于再次回到了这里,却已是年过四十的沧桑妇人,在常人无法想象的混沌地狱中受尽折磨,心中只剩满满的痛苦与仇恨。

伏吟伏吟,反复□□。

上天就是如此书写她的命稿的,硬是要让骨肉分离、血亲相离之痛在她身上践踏两次。她曾以为自己摆脱了属于自己的命运,可到头来不过是脚踏其中而不自知罢了。

不远处的石头房子里透出灯火来,警惕的刀客与剑宗已经有所察觉般地醒来。

昔日兄长浮肿沧桑的面容就在她十步远的地方,他的眼中有欣喜、有迷茫、还有一种令她感到厌恶的懦弱。

“阿杼......”

他唤着她从前的名字,又说不出其他的话来。他确实没有开口说话的立场,甚至连喊她的名字也不配。

肖黛望着罗合,缓缓抬起了左手。

****** ****** ******

豆大的火苗晃了晃,古塔内最后一盏油灯也熄灭了。青烟在空中拉出长长一条细线,在夹杂了水雾的空气中扭曲缠绕。

夙未收起那本册子,轻轻揉了揉眉眼。

肖南回凑过去,殷切地望着对方。

“怎样?可是解出来了?”

男子睁开眼,意味不明地对上她的视线。

“我在你眼中,还比不上一本旧册子、一条破带子吗?”

她愣住,脸上有种来不及闪躲的惶恐和尴尬,瞧着令人心生愉悦。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不是看你研究了许久,这眼瞅着天都要亮了......”

他似乎不想她继续说下去,突然抬起左手拂过她鬓角的碎发。

她果然打住了话头,那只手却没有停下,将碎发拢到她耳边后,又辗转停留在她的脸旁、轻轻摩挲着。

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手下动作却极尽缱绻,那只方才撑在石台上的手有些凉意,擦过她脸颊的一刻却好似起了火。

“怎么了?突然这样......”

横劈竖打不成曲,轻拢慢捻最传情。原来越是轻柔小心的动作,越是会令人心动。面对这样的亲昵,她显得更局促了。

这是她的缺陷,总是对一切太过亲密美好的东西望而生畏、心有戚戚。

他收回了手,却没有收回目光。他的神色很安静,声音也轻轻地。

“没什么。只是想看看你。”

虽然外面已经天光,但阴雨连绵,这塔内依旧黑漆漆的,肖南回都不知道,眼前的人是否能看清她的脸。

但她仍能感受到那束落在她脸上的目光,他似乎是在看着她,又似乎是穿过了久远时光,在记忆中描摹她的模样。

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什么,突然一阵异响从塔外传来。

沉闷的声响,乍听之下像是一阵雷声,细细分辨便能察觉出差异。

这声音,似乎是从地面传来的。

肖南回猛地站起身来,向着塔外走去。

细雨迎面打湿了她的衣衫,略带早秋寒意的风吹过,灰绿色的大地已归为平静,放眼望去,满目的旷野荒原景色一如昨日。

难道真的只是雷声?

身后传来脚步声,男子也从塔中走出。

肖南回下意识转过头去安慰道。

“许是我听岔了,这山谷中打雷本就比平原上要沉闷些......”

她正说着,突然便看见眼前人的瞳仁中升起两个光点。

肖南回后知后觉地转身,望见远处的那片光亮后面色有些迟疑。

“李元元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灶了......”她话说到一半,突然察觉不对劲,“不对,是走水了!”

李元元已经在此生活了数十年,断然不会犯些打翻烛台的错误,更莫提她同丁未翔都是机警之人,怎会不察有异、让火烧得这么凶?一定是出事了。

是沈家的人?还是仆呼那?还是......

她的心一点点沉下去,嗓子眼一阵发紧,半晌才转过头对那人急声道。

“李元元那边可能出事了,你不要落单,随我一同回去看看。丁未翔已经通知了最近的黑羽营守卫,天亮后再有一两个时辰便能到了。即便形势紧急,只要小心些、捱过这阵子......”

他打断了她一连串的话,抬手拂去她皱起的眉间。

“你带我一同前去,恐怕不太方便。”

肖南回更着急了。

“那我也不能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啊!万一要是有谁顺着摸进来......”

“我信你。”夙未轻垂眼帘,声音中有种一如既往的说服力,“况且我说过,这塔中是最安全的地方,那人找不到我。我便留在此地,你去看看回来找我就好。”

她颇有疑虑地望着他,像是在思考他这番话是否有些什么别的目的。

但他毕竟不是她。他是坚硬温润的圆璧一块,任人左瞧右看也看不出任何纰漏与破绽。

肖南回放弃了,她也确实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再去纠结。

“那你好好待在塔中等我,哪里也不要去。”走出去几步,她又不放心地回头叮嘱道,“等我啊。”

他点点头,轻轻摆了摆手腕,她这才转过头去,匆匆离开。

他静静站在塔前,望着女子的背影穿过花海、融入半人高的草丛中,再也不见丝毫踪迹。

雨依旧淅淅沥沥地下着,在如丝毯一般的细草间敲打出密密麻麻的声响,是这天地间最和谐的琴瑟之音。

不知过了多久,那声响中混入几缕杂音。

男子低下头,轻轻掸去衣袖上已积了一层的水痕。

颗颗水珠落地的一刻,一双穿着带锈胫甲的脚的脚踏出草丛来。

他没有骑马,而是选择带了十几名高手轻装步行,显然是一路厮杀、有备而来。

雨水打湿了他的甲衣,又顺着枪杆缓缓滑落。他的枪尖点在地上,随着他迈向他的脚步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水痕,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

平地拖枪,这并不是什么枪法,而是一种威慑人的手段。

遥远的回忆涌上心头,他看着眼前的人不由得笑了。

“此情此景,当真令人觉得有些恍如隔世呢。”

“你知道我要来,所以方才故意支走她?”肖准脸上的神情如石像一般冷硬,不过数月未见,他鬓间却已生出丝丝白发,本该是意气风发的年岁,眼神中却已有了苍凉之意,“这样也好,她确实拦不住我,她不在也会省去你我不少麻烦。”

“麻烦?”雨中男子的神色比远山看起来还要深远难测,声音透着一股寒凉,“孤不似青怀候那般家国大义,到了生死紧要的关头却要她来为你挡煞。她被你伤害至此却仍念旧情,你却从未顾及过她的感受、哪怕一点。孤不想她再见到你,不论何时何地。”

肖准没有说话。

关于她的一切指责,他都没有辩驳的余地。他也希望能够有个两全的结局,但从她在烜远王府中牵起那人的手的一刻,他就再没有别的选择了。

不远处的山谷中再次传来一声沉闷响声,肖准收敛神色、缓缓抬起枪头。

“我要顾及的事情有很多,没有时间同陛下叙旧了。陛下玲珑心窍,应当知道我为何而来,我们便不用浪费时间了。你是自己同我们走,还是要我来请你走?”

男子上前三步,直直对上肖准的眼神。

“孤曾答应过父王三件事要做,如今便只剩这最后一件要了结。你有你的家仇要报,我有我的誓言要兑现。各取所需罢了。”

他身形本就瘦削、在那穿着甲衣的将军身前更显形销骨立,君臣之礼在此刻似乎逆转崩塌,但只这轻轻一眼,他便将那远在元明殿的王座移到了这荒野之中。

“带孤去见它吧。”

****** ****** ******

肖南回踏入山谷的一刻,终于明白自己方才听到的声音是什么了。

原本炊烟袅袅、鸡鸣狗吠的小农舍,如今已变成一片废墟,半顷梨树在火海中变为焦木,昔日背靠的青山如今被整面削去了一角,破碎的白色石块连同砂土与荆棘将半个山谷都淹没其中,所到之处摧枯拉朽、寸草不留。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是地动吗?

因为太过震惊,她几乎一时挪不开脚步,直到一阵熟悉的破空声从不远处正中那块凸出的岩石上传来。

这声音她最早时便是在离开碧疆寨子时听过,那安律得了同那沈石安手中一样的血液,便能在转瞬间操纵那股看不见的巨大力量。

难道是那沈石安亲自追了来?还是那个传说中的“它”......

可待她看清那人背影之时,她又是一愣。

那是名女子,半散着长发,背影没什么杀气,反而透着一种温婉。

她压下心头那股奇怪的感觉,强迫自己专注于眼下的战局,试图找到扭转一切的关键。

不远处,李元元左右手各持一柄剑,正与十几名仆呼那缠斗,而丁未翔则试图近身那操纵力量的人却被屡屡击退。

他从正面拖住了那女子的攻势,而操纵这力量的同时似乎令她难以分神,这便是肖南回最好的机会。

她安静埋伏着、选好方位站定,缓缓从袖中取出臂弩,箭头对准了那人的心口,弓弦扣紧、杀意一触即发。

这是杀招,机会只有一次,一旦一击未成,对方便会知晓她藏身的地方,再想击杀不仅难上加难、所在方位也会暴露,从而引来反扑,而她手上的兵器在近战和对抗中并无优势。

她是抱着要一击杀之的决心射出这一箭的。

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就在离弦前千钧一发之际,那立在岩石上的女子突然侧过半张脸来。

其实她们之间隔得已有百步之远,但有些熟悉感是日积月累、深入骨髓的,肖南回还是一眼认出了那个人,手下不由得一顿。

只一个瞬间的犹豫,下一瞬那支飞出的短箭便失了准头,只擦着女子的鬓角飞过。

对方也察觉到她的存在,缓缓转过头来。

手中的臂弩垂下,肖南回怔怔望着对方,半晌才喃喃开口道。

“黛姨?”

肖黛的神色也有些惊讶,似乎没有想到会在如此情境下与她见面。但她很快便恢复了记忆中的样子,依旧是温和的眉眼。

肖南回不由自主地向那人影走去,心跳如擂、思绪纷杂。

黛姨为何会出现在这?她不是被那燕紫带走了吗?是肖准没有护好她、让她跑了出来?还是......

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丁未翔已提刀杀了过来。肖南回第一次见对方使出十分力气,那柄长刀快得连影子也瞧不见,在雨幕中生生破出一道缺口来。

然而肖黛只站在那里,头也没回地挥出左臂,一道风刃便凭空而出、正对上刀客的杀招,令后者生生退出几步。

一道风刃呼啸而过、另一道又接踵而至,竟令丁未翔寸步难行、困于原地。

肖南回的第一反应便是黛姨是同邹思防一般中了那不知名的毒、被夺了心智。

“黛姨!你醒一醒,我是南回啊......”

围攻丁未翔的风刃并没有停下,女子的眼神也依旧温和,只是温和中有种陌生的疲惫和冷意。

“南回,好久不见。我织的带子,你还留着呢吗?”

肖南回原本想要呼唤陈情的千言万语,突然之间便说不出口了。

过往十数年,黛姨织过无数条带子,有些送给了伯劳扎头发,多数都是被她偷偷收了起来。这件事便是肖准也不知晓,更不要提那沈家或是仆呼那的人。

眼前的人不是借着黛姨躯壳的“它”,就是黛姨本人。

“为什么......”

为什么要接受那个人的血、为什么要加入仆呼那、为什么要站在那里肆无忌惮地杀戮和毁灭?

不远处的山间传来一声细微的铃铛声响,破空声接踵而来,两名仆呼那先她一步落在肖黛身旁,三道人影随即随着飞线的牵引凌空而起,穿过雨雾飞向半山腰。

肖南回抬眼望去,愕然发现原本平整的山壁破了一个洞,几名甲衣士兵就站在洞口,其中一人手执□□、正是肖准,而肖准身旁那道瘦弱的身影,却是她方才叮嘱告别过的爱人。

她望着雨雾中那些飘摇的身影,恍惚间又回到了那夜大雨倾盆的斗辰岭。

无数她爱过的人走进她的生命中,又是这般匆匆离开的。她总是想要抓住什么、留住什么,可到头来却总是孤身一人。

她眼睛通红,声音中有压抑的哽咽。

“我要你等我,为何不等?!”

夙未望着山谷碎石中的身影,脚尖难以察觉地向前半步,但最终还是停住了。

他等过她。

他等了她十数年,她才穿过悠长的岁月走到他面前。

他又何尝不想相守,但诚如母亲所说:人这一生,本就是一场又一场的离别。

他曾对生感到疲倦,对一切的终结是那样迫切。迫切到从他在母亲坟前起誓的那天起,无一刻不在祈求这一日的到来。

但因为她的出现,如今的他对所谓终结又是这样的不甘不愿。

不甘到从他初见她的一刻起,便在心中默念着分离这一日晚些到来。不愿到只看她一眼,他便察觉到自己原本坚定的决心在一瞬间土崩瓦解。

如果他只是钟离竟,他会立刻从这半山上跃下、只为快些去到她身旁。

但他不只是他。

“这是我的宿命,我必须亲手将它终结。”

他的声音并不大,不知是说给她听、亦或只是说给自己听的。

但肖南回却听到了。

雨水混着砂石冲塌了半边山体,那洞口就要在轰隆中消失。她在滚落的泥沙中艰难向上而去,只想离他近一些、再近一些。

她给出过誓言,不会离开他。可如今,却是他先要离开了吗?

不,不可以。

或许这就是她的命。

但她有手有脚、还有一颗不曾熄灭的心。只要她的生命没有走到尽头,她便不会轻易认命。

“阿未!”

她的声音穿过重重雨雾和万重山林,最终不知落到了何处。但她已顾不上太多。

“命来收你,你就要认命吗?!”她的嘶吼声在山石滑坡的巨响中徘徊,“不要认命!只要你不认,命会来就你!你等我,你一定要等我!”

※※※※※※※※※※※※※※※※※※※※

预祝大家中秋快乐,团圆长久。

喜欢解甲请大家收藏:(www.biqids.com)解甲比奇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解甲最新章节 - 解甲全文阅读 - 解甲txt下载 - 八条看雪的全部小说 - 解甲 比奇读书

猜你喜欢: 徒弟反水后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傲娇帝尊是老婆粉他们说小师叔走火入魔了废柴无所不知摄政王快穿之外挂终结者寻项记荒海有龙女快穿之炮灰他哥哥白月光归来后大佬宿主在线更改任务(快穿)公主艳煞我夫君来自女尊国穿书之男主修仙小说的小炮灰后宫生存日常魔妃独尊郎君人傻钱多貌美继房嫡女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扮演刀子精的365天[综]和反派魔尊互换身体后(穿书)系统专业级撒花[快穿]师妹是个乌鸦嘴[穿书]繁花灼灼落桃夭我们是正经师徒(穿书)
完本推荐: 美人难撩(重生)全文阅读穿越后加错点怎么办全文阅读斗破从纳兰嫣然开始全文阅读神工全文阅读武极天下全文阅读超级特战兵王全文阅读根源之龙全文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全文阅读我真是风水大师全文阅读香草柠檬精全文阅读重生七零有宝妻全文阅读万世至尊全文阅读斗罗之无始斗罗全文阅读混在三国当军阀全文阅读特种兵:神级辅助全文阅读对美人强取豪夺之后全文阅读漫威:开局六神装全文阅读娇宠田园:猎户家的小厨娘全文阅读后妃聊天群全文阅读扮演刀子精的365天[综]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盗墓:发丘天官开局站在人生巅峰绝世神王在都市第一龙王黎明之剑我被天道绑架了!娘娘每天都想暴富从地产大亨到世界首富混沌天帝诀我在特种兵捡属性姜六娘发家日常都市弃少我,儒剑仙,在天墉城签到三百年剑卒过河奥特曼之超神辅助系统次元法典腹黑老公别太作逆剑狂神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洪荒无上运朝三国:无限爆兵流叶玄一剑独尊武逆独步成仙超级正能量系统我的系统无限豪星空流浪汉捡个王爷来种田东晋北府一丘八异世界最强人质

解甲最新章节手机版 - 解甲全文阅读手机版 - 解甲txt下载手机版 - 八条看雪的全部小说 - 解甲 比奇读书移动版 - 比奇读书手机站